回顾日本足球历史中国足球的差距到底在哪?

70年代,日本足球进入大赛后的虚脱时期。日本足协面对连续无缘奥运的尴尬现状,开始胡来。1976年,足协设立“中 央训练中心”,弥补学校足球一贯培养体制的缺失,集中全国优秀的足球少年,进行个人细化指导。也就是都道府县设 立训练中心,以每年集合研修的方式举办两届。这种集中拳头办大事的做法,反而阻碍了青训自发的生长。

历史峰回路转,日本人在经历过漫长的试错之后,对于自己要走的路逐渐清晰而明朗。1977年,教育界修改了体育的指 导思路,即足球在体育教学中应该作为兴趣进行培养,而不是体力和运动能力的填鸭教学。后来《足球小将》热播,80 年代末,日本15岁以下的年龄段球员,已经超过了26万人。

随着世界足球比赛和赞助权,转播权挂钩,日本人也开始思考,是不是应该选择职业化道路。1990年,日本足协主席 川渊三郎开始大刀阔斧的职业化改革,他认为日本足球不具备欧洲百年足球史形成的自然文化土壤,那就不能按部就 班,而是需要从高标准着手。

同年三月,职业联赛加盟的“七大条件”正式公布。川渊三郎给予了足球俱乐部责任和义务,因为那才联赛的根基,没有 什么比俱乐部更重要的。足协,绝不能伤害他们的利益。面对着舆论的压力,川渊三郎力排众议,坚信:说“为时尚 早”的人只是没有干劲罢了,即便再过一百年,他们还是会觉得为时尚早。

1993年5月15日,J联赛开幕,各大职业足球俱乐部花血本引进当红或过气明星,如济科,莱因克尔,桑托斯等人。他 们中间的有些人,用敬业精神改变着日本人淡漠的职业观念。球星三浦知良曾评价过:“他们(明星外援)身上带着的 这种”危机感“和球场上的表现紧密联系,我们日本人是否有这种危机感呢?恐怕这就是彼此间的分歧吧。”

而这种分歧并没有持续太久,1998年,日本人打进法国世界杯决赛圈,2002年举办世界杯,成为了亚洲一流强队。

从1998年三战全败的送分童子,再到2018年把欧洲红魔比利时险些逼入绝境的蓝衣武士,日本足球已经渐渐摸到世界 顶级强队的门槛。

他们有时候会从细节反思,球队的战术是不是过于欧化,关键位置是不是缺乏顶级球员,有时候也会从宏观考量,联赛 的建设还存不存在弊端,青训的体系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完善。当我们今天谈到日本足球,最为感慨的就是对方的认真和 执着,因为在日本足协,可以随意找到任何关于日本足球的数字。

2010年,全日本注册球队总量为28598支,12岁以下的球队有8399支,全国拥有注册球员900880人。据日本足协统计 的数字显示,日本足球人口从1979年到2010年31年期间,总共增加了62余万人。而这,也是八年前的数据,我国2014 年U14以下年龄段的专业球队数量仅仅为36支,球员数量只有752人。

2009年,日本J联赛年收入127.76亿日元,电视转播51.97亿日元,赞助收入47.29亿日元,支出126.61亿日元,全年略 有盈余。日本足协为了防止腐败,把财务完全公开。

在日本,从小学到高中,几乎每个学校都有足球队,每一年龄段都有全国性质的比赛,不同种类的比赛加起来有20种。 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还会派遣高水平的教练,去世界各地当大腿,辅导当地教练,提高基层教练员的水平。

像日本职业足球联盟工作人员,重野弘三郎,曾就读于九州体育大学,毕业后加入J联赛大阪樱花,顺便还拿了研究生 学位,边读书边踢球,在日本已经不算新鲜事。

在理论和模式上,日本可学的都能明明白白的看见,而看不见的,也唯有态度二字。川渊三郎本人更曾直白的表示过, 中国足协来到日本调研,“考察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”。日本人已经把“能公开的都公开了,能告诉的都告诉了”。

结语:中国足球到底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,过了这么多年,依旧没有人说的清楚。看看我们的老邻居日本吧,当对 手在世界杯与欧洲一流球队较量的时候,我们还在为一张世界杯附加赛的门票挣扎;当对手战胜世界强队乌拉圭的时 候,我们还在把叙利亚和印度当作苦主;当我们的球员在欧洲次级联赛求不得一个主力位置的时候,日本运动员已经在 欧洲主流联赛站稳脚跟。

中国足球真的没有老师么,中国足球线年前,我们根本不把日本当作对手,可今天,他们已经是我 们难以抗衡的劲敌。视线早不在一个维度,成绩更是有天地之别。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想想,面对着风云激荡的世界足 坛,是不是真要把某些“吃螃蟹”举动用“没有先例、为时尚早”加以阻止,毕竟中国没有“川渊三郎”啊!

本次话题:对于中国足球,你怎么看?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,喜欢的话关注转发一波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